瓶装水的祸害

在家看《沙巴华侨日报》时,看到了这一则有趣的新闻。

image

新加坡‧棄飲用安全自來水‧年花逾億喝瓶裝水 (借用《星洲日报》的link)

    2009-07-14 18:00

(新加坡)新加坡自來水可安全飲用,但獅城人每年消費超過1億元買瓶裝水!

澳洲悉尼以南的小鎮本達農(Bundanoon)上週三(7月8日)投票禁止出售礦泉水,相信它是世界上第一個這麼做的地方

專家表示,這樣的禁售令在新加坡是行不通的,但亞太區水源論壇監管委員會主席許通美教授,在公用事業局的PURE季刊裡,與一名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LKYSPP)梁姓博士生,共同發表看法,表示國人一旦知道瓶裝水的弊處,一定會改变這個喝瓶裝水的習慣。

其實,公用事業局(PUB)的自來水雖有品質保證,但單是去年,國人就飲用了超過13萬5000噸瓶裝水,市場總值達1億2600萬新元!

星洲日報/國際‧2009.07.14

小评一下,我并不认为这种禁售是行不通,问题只是出于民意。

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角度切入,可以发现问题并不大,而且还可以为环境做出巨大的贡献。

政治上来说,新加坡强势的政府可以控制口香糖的贩卖,禁止霓虹灯、有毒的干电池等。要禁售瓶装水,并不难。就连有言论自由香港都可以推行塑料袋收费和强制规定汽车在停车时要关上引擎,难道国情和香港相似的新加坡就不能“kiasu”一次吗?

经济层面,新加坡的主要经济来源又不是卖瓶装水,再加上这里的“再生水”研发的如此成功,以致自来水的水质比WHO说规定的标准安全几倍,照理来说,还比瓶装水干净。真的不知道瓶装水在新加坡还有什么正面的存在意义。如果说为了方便,其实也没有,新加坡四处都是干净的厕所和饮水机,废除了瓶装水,真的没有对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多大障碍。说不定禁售后,还可以增加对“再生水”技术的需求;间接延长Semakau Landfill 的寿命呢!

社会层面,这里的居民对政策的接受度很高,再加上“绿色口号”也在这岛国起来了。居民都很喜欢政府为他们做一些“省工,又可以环保”的事。若说塑料袋收费,有些人就是因为在Counter给钱、要带环保袋,觉得“不方便”而反对。可是,若禁售瓶装水,很像真的没有麻烦到这里人走路的步伐。

上次听Prof Wang提过,我们有时候并没有需要到很干净的水,就如洗地板,水质不必很好(可以用比较便宜的水来洗),如果去买很多矿泉水去洗地板,真的又贵又笨。可是这里的自来水的水质都和矿泉水差不多了,只是因为政府津贴而显得便宜;道理和洗地板一样——有近乎免费的水不喝,喝贵的矿泉水,是不是一样“stu…”?

而且重点是,瓶装水对环境的破坏真的很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