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chmate 进化论

很奇怪的,IA期间,每天吃午餐的伙伴一直在变。当然,不变的是和我一样吃素的韦良。

一开始,遇见了coursemate家同,他在PUB上班,每天下午就要去Singapore River的上游看看垃圾阻塞的情况,然后想办法解决。后来,他的老板要他每天早上去site visit,所以我们又回到了两个人吃饭的日子。

后来,同一个department但是不同section那里(climate change section)来了一个JC的scholar Intern叫“项羽”(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怎么写),一直到去IUT参观那天才认识。

“项羽”走了不久,三月,来了Jeevan和Joyce,和我们一样是Waste Minimisation section,我们变成四个人吃午餐了。就是因为他们帮我们,我们才可以在三个月内check完全新加坡的回收桶。

一星期后,来了RJ的Alicia,她是负责Energy conservation的,吃午餐由四个人变成五个人了。

Shui Hong、韦良、Alicia、Joyce、Sir Bernard和Jeevan @ Pulau Semakau的“大嘴巴”

Shui Hong、韦良、Alicia、Joyce、Sir Bernard和Jeevan @ Pulau Semakau的“大嘴巴”

两个月后,Jeevan、Joyce和Alicia走的前几天,Joyce介绍我们她的coursemate Naomi,因为是PUB scholar,所以要吃午餐到八月,所以Poly的interns走后的几个星期,间中会和Naomi吃饭。她工作也蛮特别的,是检查新加坡的manhole,有时在Sengkang工作时还要下去考察。

五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来了Alvin,这个自己寻找的假期part timer,负责的是Energy efficiency,坐的位置和Alicia一模一样,应该是位置的风水问题,把两位大美女Gillian和Tricia误认为同一个人!比Alicia知道有两个人,但是分不清谁是谁的情况还更严重!哈哈。

Tricia, Yang Hong & Gillian, Tricia 和Gillian像吗?

Tricia, Yang Hong & Gillian。Tricia 和Gillian像吗?

Bernard & Alvin我们吃午餐,有时两个人,有时三个人,有时四个人。

有一天,收到了某department的Email,说那里有一个NTU来的IO intern Benjamin平常一个人吃午餐很可怜,要我们这些老Intern主动联络他(还有另一位NTU IO intern Susan)吃午餐。

就这样有一餐,加上Naomi,一共有六个人!恐怖!NTU intern大联谊,哈哈。

有时遇到Benjamin,就是四个人吃午餐咯。

把Naomi介绍给Alvin,那么他们两个人在我们走之后,还有人可以陪吃饭。

最后一个星期,家同不用去site visit了,我们又回到了原点,三个人吃,有时五个人:我、韦良、家同、Alvin和Naomi。

所以屈指一算,五个月的实习,就认识了十个interns,真是很好玩。

Bernard & Alv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