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就在眼前:保佛2009年的水灾

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是永远不了解的。就像很多人把别人定义成“极端的环保分子”,那些人用很高的标准来衡量这种“极端分子”;相对地,因为没有经历过气候反常的后果(或者是自己没有察觉到),因为懒惰,因为怕麻烦,对于自己的一些绿色习惯也相对地宽松。

 

就说了,我花了大概三个星期来去整理今年2009我家乡(保佛)淹水的次数。

  1. 14/01
  2. 23/01
  3. 06/02–08/02: 十三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4. 13/03–17/03:二十八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5. 21/03

首先,来和大家谈谈保佛(Beaufort)的地理位置, 在巴达士河(Padas river)旁,上游有个市镇叫丹南(Tenom),下游就是流到汶莱湾纳闽岛(Pulau Labuan)那里去了。

Map image

 

巴达士河,应该是沙巴第二长的河,闻名大马因为那是沙巴唯一唯二可以玩water rafting的地方,每次在cuti-cuti Malaysia 的影带就会看到。在丹南保佛之间,有个水力发电厂叫Pangi发电厂,是沙巴最大的水力发电。Crocker Range 克罗克山脉,全马最高的山脉,山脉的北部就是神山了。^^

 

这是保佛市区的鸟瞰图。

Beaufort town

 

14/01(三)的水灾,看图吧!

豪雨成灾必达灾情严重十五间学校关闭灾民人数近二千洪水夺一命

巴达士河亦告急

另一方面,随著巴达士河水位已超出危险水准,保佛县内有19座甘邦进入防洪戒备。

保佛县官莫哈末西迪表示,前日上午10时巴达士河水位已破8.64公尺,接近8.7公尺的危险水位

他说,受影响甘邦包括华人村(我家啦)巴卡劳Woodford宾古孟拉鲁古斯孟巴卡林巴旺柏伦拜保佛镇。…

保佛華人村汪洋一片

23/01(五)的水灾

巴達士河水位暴漲下游數村浸水 保佛市區昨又成澤國

最近,巴達士河的水位的漲落「反復無常」,隨時都會發生水患。最近一次水患事件是在前個星期發生,洪水在上個星期才完全消退,沒料到,事隔不及一個星期,保佛市鎮今日又浸水。無論如何,與上次的水患相比之下,這次的水患比較嚴重

巴達士街淹水大約三尺(0.9m)深,不能通車。所有要離開市區的交通工具被迫繞道而行。由於車輛在街道上行駛得非常慢,有者違規駕駛,因此造成市區到處塞車,尤其是在下午下班的時間,塞車情况相當嚴重。

07/02(六)的水灾

内陆丹南24小时豪雨 八甘邦三学校遭水淹

(本报讯)豪雨连绵24小时,内陆区丹南昨日也受到这豪雨影响。至少有8个甘邦及3间学校已遭洪水淹没而交通中断。…

他说,巴达士河的水位在昨日傍晚已达危险水平,…

丹南班东岸沙邦一间国小遭水淹之影

连日豪雨巴达士河泛滥成灾保佛市镇面临严重水灾泛婆三邦大道交通中断

【本报保佛六日讯】内陆地区连日下豪雨,这致使巴达士河再次泛滥成灾,保佛市镇面临另一次严重水灾。消息说,今日,多个在河下游的乡村已淹水,情况相当危急佛实公路方面,在林贡岸河附近一带路段淹水超过一米深,已不能通车,这致使泛婆三邦大道的交通中断。水患情况持续恶化下去。

今日清晨,暴涨的河水开始涌入保佛市镇,黄滚滚的河水自市区的排水沟倒灌入市区,不消二句钟,整个市区的街道,除了罗忠坊之外,都泡在水中,市区交通瘫痪。如今,所有要进出市区的交通工具被迫“共用”由交通圈直通罗忠坊仅有的通道。…

  我的小学: 保佛公民小学泞立在水中央

 

 08/02(六)的水灾

州内洪灾升级 京区三个甘邦浸在水下

在同样发生水灾的保佛县68名灾黎于昨晚开始陆续搬入疏散中心,他们来自柏卡鲁鲁林巴旺以及苏沙3个甘邦。

保佛县官莫哈末西迪表示,如今该县有70座甘邦大约15000人正受到水灾的威胁。他说,这些甘邦处于低洼地带以及靠近巴达士河

同时,保佛县及多条主要道路自昨晚开始浸泡在水中,交通告中断。目前,巴达士河水位已破突8米的危险水位达9.51米。

保佛水浸店

连日滂沱大雨,保佛巴达士河河水暴涨,达到8.9公尺的危险水平。洪水涌入保佛镇,街道及店区水深四至五呎,华人新村水深七呎。图为保佛中街新店遭水淹的情景。(本报吴筱英——我的邻居兼人生第一位班主任,摄)

爸爸的店附近,保佛中街新店遭水淹的情景

 

09/02 (日)的水灾

保佛洪水消退首长巡视灾区

水劫后,市区内各大街小巷尽是泥泞和垃圾,商家忙着清洗遭洪水洗礼的商店和五加基。尽管如此,由于今日是假日,没有清道夫在街道上收拾残局

消息显示,州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原先有计划在今日下午视察。…

保佛华人村陆上行舟

图为水浸华人村时的情景

保佛县发生近十三年来最严重水灾。图为水浸华人村时的情景。图中右边房屋的篱笆几乎被洪水淹没了。居民唯有陆上行舟,划船出入,目前洪水已消退。【这排屋子最尾端就是我的家了,这些屋子,我称之为“高脚独立木屋”】

 

下一篇与你探讨我这生最严重的水灾,还有其起因。(续)

 

 

 

 

Advertisement.Iklan: WE WANT YOUR LECTURE NOTES & PAST YEAR PAPERS

在许多辗转之下,一心的Idea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在此,帮她打一下免费广告。

感恩的人当然很多:包括振彬(他当然支持女友啦),梦立(帮我们联络CEE president),子瑞(CEE President),文峰(批准我们使用CEE clubhouse),Prof Lim明翰嘉慧帮忙做class announcement,还有振彬联络的SPMS的部分。

 

一心设计的Poster很美哦(以后南大慈青有美工干部了,呵呵)

 

For School of Physical and Mathematical Science

instructionfornotes2SPMScopy

posternotescollectionspmsfinal

 

For Civil and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School

instructionfornotes2CEEcopy

posternotescollectionceefinal

 

刚刚还和振彬一心做了一些讨论,才发现他们竟然有了下个学期要怎样更进一步推动的想法。当然,我们也提出了很多南大的“绿色福田”,只是有没有时间和人力去进行罢了。听一心说CEE school的反应热烈,至于SPMS还有待加强。这只是一个开始——

希望其他的school,
快快来kia-su!

 

p/s: “烧豆先生”这名是前副团长振彬给我取得,为什么呢?Bernard= Burnt-nut=烧豆;相对的,振彬= Jenn Bing= “煎饼先生”了,哈哈。

 

Sultan Mahmud Syah II

众所周知,Sultan Mahmud Syah 是马六甲王朝的最后一任苏丹。

那么,或许大家不知道Sultan Mahmud Syah II 就是拜里米苏拉血统的最后一任旧柔佛苏丹。

根据Ah Soh 给我的那本英国人写的历史书是这样描述他(苏丹马哈茂德)的。

“马哈茂德的确是成年了,他在几年以后,就在一个马来小酋长的手中结束了他的虐待狂,这个小酋长满加特。悉利。拉马因为他的妻子被诱杀而进行报复。这个疯狂的王子,如果每天不用他的双手杀掉几个倒霉的人,日子是不得过的。

有一次,英国商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给了他一对螺旋筒式手枪,后来这个疯子就出去,“他在街上对一个苦人儿试一试要距离多远可以把子弹射进他的肉里和射穿他的肩膀。”

马来的编史者认为他娶到了一个仙女,因而使他对所有不能免于一死的妇女(简单说,就是所有妇女),都感到厌恶。当他的母亲把一个大利拉(Delilah,喻作妖女)带到他的宫里时,他召唤卫士把她的四肢分裂,因为她胆敢触及他的身体。

酋长们决定要清除这个王室疯子于是在1699年8月的一个早上,当马哈茂德照老样子骑在仆从的肩膀上,走过通到哥打丁宜(Kota Tinggi)清真寺的泥路时,满加特。悉利。拉马用矛刺中“这个野兽”,这样他就死了。于是马六甲王系的最后一代(除了它的霹雳一支之外)消灭了。

 

历史真可爱,好像是会重复发生哦~ 在封建时期,酋长们都敢把“神圣”的暴君苏丹杀了,更何况是现在的“民主”社会。就连Sejarah书,都形容Sultan Mahmud Syah II 为极度kejam和zalim的苏丹。

 

他的残暴,是新上任首相纳吉都望尘莫及的了。不信?再看看以下续文。(那天我转述给汉维,嘉怡和鸿恩,他们皆目瞪口呆。)

 

“马哈茂德在临死前,还曾拔出一把波纹剑(Keris)来还击刺客,使他受了伤(还有力气去杀人?!),有的说,他被刺死,也有人说,他在痛苦中活了四年,脚上的创口里长出草来。满加特。悉利。拉马被埋在哥打丁宜的拉克萨马纳(Laksamana)墓地,直到现在(这本书写于1935年),拉克萨马纳一族的人不敢到哥打丁宜去,因为害怕苏丹马哈茂德的鬼魂要作怪。

要不是有英国的旅行家们提供证明的话,人们会怀疑马哈茂德的臭名是否会是马来编史者所虚构,意在谅解在他生母的亲族指使下(酋长们)的弑君之罪。”

 

4月7日,为马来西亚加太阳能!

 

 

Photos in January & February

April has come, but I just uploaded the photo of February. Too busy recently, until my photo albums keep increasing in my D drive.

Share with you the photo I like most in each album ^^

 

Parte Uno de Enero

Different images of Mr Mas Selamat in my colleague's shelves.

Different images of Mr Mas Selamat in my colleague’s shelves.

 

Parte Dos de Enero

Dead mouse after being tortured by the "cute cats" in hall 2

Dead mouse after being tortured by the “cute cats” in hall 2.

 

Parte Uno de Febrero

How long can our Earth withstand?-- An art piece taken at Marina Barrage by phone

How long can our Earth withstand?– An art piece taken at Marina Barrage by phone.

 

Parte Dos de Febrero

Sunlight after rain @ Singapore Discovery Centre, during RCD retreat

Sunlight after rain @ Singapore Discovery Centre, during RCD retreat.

 

Resource Conservation Department Retreat @ Hortpark

A bee inside the morning glory @ Hortpark, Singapore

A bee inside the morning glory @ Hortpark, Singapore.

 

Hope you enjoy the picture and click for more photos in each album title 😉

 

 

人间菩提——净人心,灾难除

人間菩提–淨人心‧災難除
Purifying People’s Minds to Bring about a World Free of Disaster

無常之禍源三毒
失怙生靈遍哀鴻
首淨人心互調伏
惜時為善災難除

人心貪念造成氣候,大地不調和,各地天災不斷,東非乾旱,南非水患,在同一塊大陸上,不同災情有著同樣的苦難。印尼也發生堤防潰堤,如同陸地海嘯一般侵襲當地居民,慈濟人在第一時間前往現場膚慰。上人在開示中呼籲,人心的影響不是只有負面的,應該要互相調幅互相啟發,往正向前進。

東非的肯亞才剛剛度過大選後的政治動盪,現在面對持續的乾旱,肯亞政府預估將有一千萬人會面臨饑荒的問題。同一塊大陸上,南非卻是大水成災,災情最嚴重的納米比亞,預計超過五十萬人受災。

證嚴上人開示:「大地都是不斷在受毀傷了,地上的人類萬物,都很難安,為什麼人不能來調和天氣,而膚慰疼惜大地呢?」

同樣不平安的還有印尼,首都雅加達郊區發生水壩潰堤意外,湧出的大水如同陸地海嘯一般,侵襲當地居民,慈濟志工配合政府深入災區膚慰,送來應急的物資與民眾最需要的關懷,帶動許多當地居民穿上志工背心,參與救災工作。

 
證嚴上人開示:「已度度當度,當度還可以去度未度,一粒粒的種子,一畝畝的心靈福田,都可以不斷的耕耘,只要有心就不難。」

人與人之間以愛心互動,用善念調幅,人心淨化,用心靈的綠洲來修補大地的毀傷,才能真正的化解天災人禍。

2009/03/30

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54644

 

“Sir” Bernard

DSC03948认真工作的态度,被已经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的Polytechnic intern Jeevan 称为“Sir”, “You make me to respect you a, Sir Bernard. You know, this kind of respect is originated from my heart, sir.”

 

“Every time when you are doing your stuff in front of your computer and we called your name a, sir, it spends some time for you to back from another ‘dimension’ to the real world, then realize– This is Jeevan, this is Joyce…” 然后他就模仿我一副听不清楚,睡不醒的样子,果然超会模仿人。

 

小我三年的另一个poly intern,Joyce又对我说:“我已经把你当成 ‘老板’了,你要我怎样做我就跟你做。”果然够阔气。

“Where is your ‘god-mother’, sir?”。他们指的是那一位funny “aunty”,每次过来和我讲话,然后把其他的intern “skip”掉,他们难免有点心理不平衡。

“I am very disappointed” Alicia也边说边摇头 ,“How can you sleep in front of the lecturer?”,来自JC的Intern也在算我。那天的午餐之前,刚好我和韦良在参加“太阳能电板”的课程。

“Yalor, when I woke up I was shocked, you lie your body forwards to the table leh~ Very obvious, brave~~” 韦良也搭上一句来了。

 

这就是我们五个Intern,很好玩。 Alicia的internship这个星期就要结束了,我们还打算在recycling bin 前面拍照留念~~(Jeevan的怪主义)

先分享我在recycling bin里发现的,被人遗忘的Elmo。(拿回来是偷窃行为~)

100_5499

 

p/s: 终于可以去稻城了,“最后一个香格里拉”,外国人进出还需要向当地政府申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