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佛2009年的水灾(三)——政治舞台

天灾无情,人间有爱。爸妈收到邻居们的关心,就是天灾的另外一面。

 

然而,沙巴的报纸很少报导这类型的新闻,乍看之下,这一次的灾害似乎变成了沙巴巫统沙巴进步党的“政治秀”(民联在忙着补选啦~)。

三月十八日(三)

保佛近年水災頻傳;楊德利:政府應尋治水對策

为解决保佛水患问题献策 杨德利力促疏浚河道

沙巴前任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中)一行人视察保佛市中心的水患情况时,在邮政局附近合照。

沙巴前任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中)一行人视察保佛市中心的水患情况时,在邮政局附近合照。

【本报保佛十八日讯】沙巴州前任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指出,近年来,保佛频频发生水灾,摧毁了不少的农作物,影响民生。政府得以认真地找出治水的对策,其中包括展开拓直河道和挖深河床工程,以减少保佛县水灾事件的发生。

拿督杨德利日前视察保佛市中心的水患情况时,向媒体如是指出。

他说,联邦政府早前宣布拨款六亿令吉充作本州的发展经费,政府应考虑动用部分款项来改善保佛县的水患情况。

他指出,填高市区的公路有助于减少因街道浸水而造成市区交通瘫痪事件的发生。无论如何,挖深河床是一个可治标的方法,政府应优先考虑采取此治水对策。

另一方面,淹浸保佛市中心的洪水已经完全消退,尽管如此,保佛县一些地势较低的乡村依旧浸水。

随着淹浸保佛林巴旺通道的洪水消退后,保佛瓜拉班尤的交通今日全面恢复正常。

 

杨德利不是国会议员,也不是州议员;水已经在市区完全消退了,保佛本身的国会议员——现任巫统最高理事兼新任房屋及地方政府副部长呢?

————————————————————————————————————————————————————

三月十九日(四)

拉津:今年来四次大水灾基设遭严重破坏保佛需要一百萬元重建基設

拿督拉津奥金在莫哈末西迪的陪同下慰问遭水灾影响的灾黎。

拿督拉津奥金莫哈末西迪的陪同下慰问遭水灾影响的灾黎。

 

(本报讯)联邦交通部副部长拿督拉津奥金昨天指出,遭水灾严重摧毁的保佛镇需要大约一百万令吉拨款来展开重建基设和援助灾黎行动

因此,他表示将会向政府提出要求进行上述行动。他也指有关拨款将会包括派发价值约一百令吉的日常食用品予受影响的每户灾黎。

也是保佛区国会议员的他是在保佛民众会堂救灾中心慰问受影响的灾黎过后,向记者发表谈话。

随行者尚有保佛县官兼天灾委员会主席莫哈末西迪巫统保佛区部副主席拿督京朱斯都因

拉津说,保佛县署已经受到指示展开调查行动,以收集灾黎因水灾而蒙受的损失数额资料。

 

廿八年来最严重水灾

他也披露,这是保佛今年来发生的第四次水灾,根据过往的纪录,今次的水灾是自一九八一年后最为严重的一次。

他说:“据我所了解,保佛国会选区内的克里亚斯鲁马丹两个州选区,共有多达九千零九十六个甘邦的三万六千五百九十六人受影响,这些灾黎大部份为农民。”

他指出,虽然保佛市镇的水患情况已经好转或水位已下降,但鲁马丹州选区内的数个甘邦还是浸在水中。

他表示,保佛县天灾委员会已经派发超过三千盒的食品予因水患而与世隔绝的五个甘邦之灾黎,此援助会持续分发予其他还未获得援助的灾黎。

拉津也是巫统保佛区部主席,他强调,政府会寻求一个机制来援助这些受水灾影响的灾黎,尤其是农作物遭水灾摧毁的农民。

 

拉津这位Katak就是1994年被安华“诱惑”跳槽开创巫统东渡沙巴,并导致本身的沙巴团结党垮台的关键人物。保佛淹水的问题在他15年前下定决心认为背弃人民的选票,投靠去财力雄厚的巫统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治标的政策。真不知道在他荣升房屋与地方副部长后可不可以专心解决保佛淹水这“地方”问题呢?

 

————————————————————————————————————————————————

当政治人物在热烈表演的时候,两天后的水灾又敲醒了保佛人们的恶梦。

三月二十日(五)

洪水捲土重來保佛又見水患

保佛JALAN BARU板店水患一景

保佛JALAN BARU板店水患一景

【本报保佛二十日讯】刚消退两天的洪水“卷土重来”,保佛今日又见水患!眼见黄滚滚的洪水涌上街头,市民都谈水色变

今日下午,暴涨的河水从排水沟倒灌,复涌上街头。洪水淹浸了地势较低的巴达士街,水深大约二尺。在下午五时左右,这条道路已不能通车,这迫使欲离开市区的交通工具绕道而行。华人村公民小学已淹水越二尺(0.6m左右)深,淹水情况不断恶化。

保佛天灾救灾委员会主席莫莫汉末希迪指出,截至今日下午六时为止,巴达士河的水位已挺升至海拔八点六二米,尚有零点零八米就达到危险水平。

他说,保佛天灾救灾行动室昨天遣送所有的灾黎返回家园后就关闭,没料到保佛市镇今日又浸水,这迫使该行动室重新开动,作好了救灾工作,以便随时出动到淹水的乡村进行疏散灾黎的工作。

他说,在保佛浸大水期间,需要协助的水灾灾黎可以拨电话087-211146,与天灾救灾行动室联络。除此之外,人们也可拨087-211222求助于警方。

——————————————————————————————————————————————

哈哈,经过一连串的报导,都不知诸位有没有认真地读完。不过呢,我的心里还是希望能够为淹水的问题提供一些协助,这也许就是潜意识里让我去念环境工程的原因。不过,以每个个月有250点击率的优势,希望这三篇blog能够引起一些注意,至少各位能够时时自我提醒,爱护自己和我这朋友的家乡。如果有机会的话,五月三十日和我很有缘的欧阳师伯沙巴慈济联络人)来新加坡时,我可以好好和他提提这件事 =)

至于我对沙巴的政治看法,如果有机会再写一篇来让各位参考。

 

 

 

 

 

5 thoughts on “保佛2009年的水灾(三)——政治舞台

  1. 其實…沙巴是可以建設得更好的.沙巴人處于政治尷尬的地位,應該團結,自發性地解決問題,處理問題要積極一點…要靠自己的努力奮鬥,別給別人看不起

  2. 沙巴歷史上-曾屬於文萊和菲律賓.後來又屬於北婆, 然後成為馬來西亞的州..其實和西馬政府關係一點都扯不上,但又要忠屬西馬政府..有時, 權益本來屬於沙巴人的.卻無奈被西馬政府剝削..情形和砂州, 印尼亞齊特區一樣..這就叫政治尷尬 (其實香港和澳門都算是,但成份不多, 因為它們和中國有聯繫.)

  3. 啊哈,可是还是有很多西马朋友还是不了解沙砂两“州”的权益。

    大家习惯于一些事情久了,要改变真的很难啊~就好像马来西亚成立日明明就9月16日,沙巴和马来亚独立日是8月31日,砂拉越独立日是7月21日,砂拉越真的没有必要每年庆祝8月31日。。。

  4. 西馬的人好像覺得砂沙兩”州”忠屬西馬是理所當然..其實除了所謂的滿者伯夷時代勉強和西馬有點聯繫外,整個砂沙兩州歷史根本和西馬扯不上關係….種族論上,更和西馬沒有關係.那些Iban, Dayak, Dusun才是原居民,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只不過如果想和諧一點的話,可以這樣想–大家都是廣義上的Nusantara, 都屬於南島語系的國家/______\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