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功一流的沙巴汉

朋友经常问我,

 

沙巴那里经常停电、制水,

保护林被乱乱砍,

物价又酱贵,

非法外劳又酱多,

1994年被安华“干”掉,

经历了现在霹雳州的问题,

还投票给国阵?

 

难道你们不会生气或不服气的吗?

 

我和大家分享一个亲身故事吧,也许答案就在故事里面。

 

Map image

 

去年5月,我和哥哥从保佛搭巴士到亚庇,

去车站买了有冷气设备的长途巴士票,

上了车才知道——冷气坏掉了。

车上几乎坐满了乘客,从婴儿到60岁的年长者都有。

 

整个一小时半的车程,

都是闷热的,

我衣服大概吸完了我所有的汗,

只有一个天窗和一个巴士门是开着的。

 

神奇的是,

大家情绪稳定不浮躁也毫无怨言,

就连母亲手中的婴孩也安稳入睡,

母亲拿着纸张当扇子为小孩散热。

 

在新加坡活了一段时间,

我想我大概就是那唯一要complain人。

 

我无法想象如果车上坐满的是新加坡人

那又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知足常乐,清贫致富,

一个人的快乐,并不是拥有得多,而是计较得少。

 

活在感恩中,

因为我还能骂政府,

还拥有言论自由。

对于沙巴的未来,

并没有心死,

这不是最大的哀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