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

看了姐姐的Blog之后,才发现我真的超想回家的。只是去年我十二月去台湾,回来后在实习,年初三还得上班,农历新年只有短短的四天假期,再加上今年我们举家(是吗?还差一个!)回到爸爸的老家拿笃(Lahad Datu)去。妈妈帮我算了一算,算飞机票不便宜,算我从NTU到Senai机场要四个小时,从Senai飞KK要两个小时半,从KK回拿笃要绕过神山、经过山打跟、越过Sungai Kinabatangan,六个小时的车程~

幼稚园加法:4+2.5+6= 12.5,半天的时间乘来回= 25个小时,剩下在拿笃的时间只有三天,再看票价,不值得。(妈果然是幼稚园老师)

 

从姐姐Blog偷回来的照片

左起:表侄女(Typo)、妈、公公、爸、表侄儿;上:表哥、哥

 

想想我们全家人好像有12年没有回去看公公婆婆了,婆婆在前年去世了,我也来不及回去瞻望慕容;公公在上两个月中风了,已经没有能力以80岁高龄驾罗里了。今年,堂兄弟姐妹都有回,我就在Johor Bahru表哥皇后的家和姑姑渡过了新年,年初一的时候,我们拨电话回去给公公祝贺,才发现我的客家话进步神速,而他的听力已经严重受损。

拿笃以前是沙巴东海岸的一个淘金城,面对大卫湾(Davel Bay),现在沙巴第四或第五大城市,最多的人口应该是菲律宾的非法移民吧!而我的婆婆就是在吧杀(Pasar)卖菜看着杨德利(沙巴进步党党魁)长大的。我最后一次回去是2005年底考完SPM后,在老家和我爸爸渡过了两个星期。老家是典型的客家祖屋,有一片大菜园,养着很多狗和猫。

 

Davel bay, 大卫湾的晚霞

 

有时候,在新加坡这种大都市久了,就很想念那一段日子。于是上个semester 考试期间,读书读到很闷时,就会开始写下那一段日子的生活体验——连名字都想好了“我在Davel湾的日子”。已经好久没有“动笔”了,因为时常要赶稿、会议记录和写blog,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写完在封尘的记忆。

 

P/s: 拜大家的二氧化碳所赐,我在保佛、亚庇拿笃的家新年间一起淹水了。

 

听证严(上人)说圣严(长老)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法鼓山第一任方丈圣严长老圆寂,享年80岁。

中学的时候,Ah Soh和我说过,中国台湾之间不会开战,只要台湾还有这三大佛教团体:佛光山星云大师)、慈济功德会证严上人)和法鼓山圣严长老)。

台湾三大“人间佛教”团体,拥有佛光卫星电视台(佛光山)、大爱电视台(慈济)、开办许多大学、医院等,为台湾带来了一种稳定民心的力量。

去年12月16日我就去了高雄佛光山总部,这被誉为是台湾佛教的朝圣地。

3150909454_4922d3e40a IMG_1501

过后去了“心灵的故乡”,花莲慈济静思堂静思精舍

fagushan

然而,原本计划去台北县金山法鼓山,因同行对此行兴趣不大而取消,没想到,就这样错过了在圣严长老还在的一次拜访。

圣严长老曾自嘲做什么都不比证严上人多,唯一比上人多的就是年龄。他并曾参访过慈济本会与上人交流。上人也对这位“风雪中的行脚僧”的圆寂而感到感慨万分。

 

 

转帖:Budaya konsumer punca kemelesetan ekonomi

Budaya konsumer punca kemelesetan ekonomi
消费文化乃金融海啸之主因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4908

Hishamuddin Rais | Dec 11, 08 7:01pm

Hari ini kita terus membaca dan diberitahu bahawa dunia kapitalis sedang dilanggar krisis yang maha besar. Krisis ekonomi yang sebesar ini belum pernah dialami oleh dunia kapitalis selama 200 tahun. Krisis kali ini lebih buruk daripada zaman kemelesetan tahun 1929.

Kita hanya membaca zaman kemelesetan pada 1929 di Amerika Syarikat. Kita tidak mengalaminya. Kita mengetahui hanya melalui surah sejarah, tidak lebih dari itu. Apa yang kita lihat hanyalah gambar-gambar hitam putih tentang zaman itu.

Apa yang kita hayati hanyalah filem-filem yang cuba menggambarkan suasana dan drama di zaman itu. Zaman kemelesetan besar di Amerika Syarikat berlaku 80 tahun dahulu.

 

继续阅读“转帖:Budaya konsumer punca kemelesetan ekonomi”

Isle de Formosa 之 世界真小

为什么无端端聊起“缘”呢?缘起自从台湾认识的伟柏blog中发现了这张照片。

 

PC313359

左起:伟柏、天元、济缘师伯、Lachlan、弘哲;上面:钟徹、还有我。少了俊康师兄,还有来自台湾的家辉师兄。

 

我们就是海外慈青精进干训营的第二组。哇哈哈,他们每一个都好像和我的背景有关系。九个人中,有四个人姓吴——伟柏天元钟徹、还有我,吴家果然是大姓。两个客家人——我和Lachlan。五个人马来西亚人——伟柏济缘师伯钟徹俊康、还有我。我和弘哲则两次同组、两次同房。

继续阅读“Isle de Formosa 之 世界真小”

危机 Crisis

s-crisis 

曾经何时,这些字眼成了我们生活中的熟悉字眼。

2007年初,全球暖化危机,Global Warming Crisis

2007年末,全球能源危机,Global Energy Crisis

2008年初,全球粮食危机,Global Food Crisis

2008年末,金融海啸危机,Global Financial Crisis

 

那么2009年初呢?

 

2006年,美国前副总统Al-Gore的The Inconvenient Truth,引起了全世界对全球暖化的重视。

然而,所谓“全球暖化”并非指“地球会越来越热”。

更全面地来说,这个现象是指全球气候的极端化——

冷的地方会更冷,热的地方会更热;干的地方会更干,湿的地方会更湿。

 

于是,全球暖化的现象在2007年被国际媒体承认。

 

2007年,化石燃料的价格不停攀升,美国不停仰赖中东的石油,因此早在2003年攻打伊拉克(其中以说法是萨旦姆拒绝用美金作为石油交易的主要货币)。俄罗斯利用石油来威胁东欧国家。这“黑色黄金”已成了政治武器。还记得油价也一天比一天高的日子吗?

 

于是,巴西最先尝试把甘蔗制成生物燃料,导致大马缺了好一阵子的糖。为了解决美国本身的能源问题,小布什竟妄言要以科技来解决能源问题,以食物换取燃料,挂上减少碳足迹的光环,诛不知玉米比甘蔗更没有成效。这样还不够,他允许石油公司去开采北阿拉斯加的森林保护区下的石油。

 

许多国家相续以食物换石油,导师2008年初食物价格爆增,国际粮仓只剩一个月的储备,埃及、菲律宾因食物暴乱,海地人民被迫吃泥饼(树根都没得吃了)。

 

著名巴西预言家语言南中国海的大海啸倒没有实现,反而是金融大海啸卷席全世界,导致冰岛政府破产。文明国家的贪欲是主因,美国次贷风暴为导火线,终于华尔街的公司倒闭,影响全世界(除了非洲穷国和北韩之外)。

 

crisis management

 

我相信大多数观察家悲观的预期,这次的recession, 应该是Great depression,继1930年代后经济大萧条后最严重的一次。是因美国还深陷伊拉克的战争当中,根据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C%8B%E5%9C%8B%E5%82%B5美国国债已经超过100兆(兆=万亿),每一个美国婴孩出世就要还32,895美元。加上石油危机、粮食短缺等全球性的危机。还不要忘了暖化的问题,单单是美国去年大大小小的天灾不断,我们鲜少知道,因为被主流媒体掩饰掉了。

 

我们可做什么?为未来水源短缺危机做预防。

 

美国新任总统Obama,要在短时间内撤军伊拉克这经济包袱,全面转换全美国以绿色能源发电,摆脱石油短缺的包袱,停止阿拉斯加的采油行动等。这或许可以让我们缓和些。

 

吃素的人数会增加,一举减缓全球暖化和粮食危机。克制贪念,反对消费主义渡过能源和金融海啸。

 

古玛雅人预言2012年是全球新的思维的开始,旧思维的世界灭亡,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