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

看了姐姐的Blog之后,才发现我真的超想回家的。只是去年我十二月去台湾,回来后在实习,年初三还得上班,农历新年只有短短的四天假期,再加上今年我们举家(是吗?还差一个!)回到爸爸的老家拿笃(Lahad Datu)去。妈妈帮我算了一算,算飞机票不便宜,算我从NTU到Senai机场要四个小时,从Senai飞KK要两个小时半,从KK回拿笃要绕过神山、经过山打跟、越过Sungai Kinabatangan,六个小时的车程~

幼稚园加法:4+2.5+6= 12.5,半天的时间乘来回= 25个小时,剩下在拿笃的时间只有三天,再看票价,不值得。(妈果然是幼稚园老师)

 

从姐姐Blog偷回来的照片

左起:表侄女(Typo)、妈、公公、爸、表侄儿;上:表哥、哥

 

想想我们全家人好像有12年没有回去看公公婆婆了,婆婆在前年去世了,我也来不及回去瞻望慕容;公公在上两个月中风了,已经没有能力以80岁高龄驾罗里了。今年,堂兄弟姐妹都有回,我就在Johor Bahru表哥皇后的家和姑姑渡过了新年,年初一的时候,我们拨电话回去给公公祝贺,才发现我的客家话进步神速,而他的听力已经严重受损。

拿笃以前是沙巴东海岸的一个淘金城,面对大卫湾(Davel Bay),现在沙巴第四或第五大城市,最多的人口应该是菲律宾的非法移民吧!而我的婆婆就是在吧杀(Pasar)卖菜看着杨德利(沙巴进步党党魁)长大的。我最后一次回去是2005年底考完SPM后,在老家和我爸爸渡过了两个星期。老家是典型的客家祖屋,有一片大菜园,养着很多狗和猫。

 

Davel bay, 大卫湾的晚霞

 

有时候,在新加坡这种大都市久了,就很想念那一段日子。于是上个semester 考试期间,读书读到很闷时,就会开始写下那一段日子的生活体验——连名字都想好了“我在Davel湾的日子”。已经好久没有“动笔”了,因为时常要赶稿、会议记录和写blog,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写完在封尘的记忆。

 

P/s: 拜大家的二氧化碳所赐,我在保佛、亚庇拿笃的家新年间一起淹水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