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纳吉令马基维利汗颜了!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8742

 

唐南发先生,你是我的偶像!!!

 

【乱石崩云/唐南发专栏】我在去年一次关于“916变天”争议的访谈中,已明确谈到即将接任首相职位的纳吉本身不具有道德制高点;此言不获黄进发认同,指我无需藉妖魔化纳吉强化赞同变天的论调。

事实是,一个大权在握却丑闻缠身,稍有任何差池即可能全盘皆输的政客,根本不需要别人妖魔化,因为其所作所为就充满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特点,俨然一个邪恶政权的掌舵人。

纳吉作为前国防部长,若真有一丁点的改革意愿,至少应该在蒙古女郎炸尸案的审讯中出庭清楚交待C4炸药究竟是如何被取得的?如果到回教堂发誓就能证明一个人的清白,我们还需要世俗的法院干嘛?

纳吉非但没有改革意愿,而且龌龊手段层出不穷,除了漏洞百出的赛夫遭鸡奸案,还有蒙古女郎案件中的重要证人巴拉苏巴玛廉忽然人间蒸发;最近又有霹雳州政变之前四只青蛙集体失踪-现身-失踪-再现身的丑剧。此外,今年一月瓜拉登嘉楼补选之前,纳吉召见个别主要媒体编辑主管,以近乎威吓的口气提醒他们要懂得做人,因为这场补选对他“很重要”。

纳吉盯着中文舆论

据了解,纳吉很严正看待去年3月8日全国大选国阵大量流失华人选票的问题,因此身边已有一个团队专门监督各类中文媒体,确保对报刊杂志,电视电台和互联网的言论做到万无一失。国营电视台的《你怎么说?》如今已经形同“小骂大帮忙”的政府宣传节目,寰宇电视(Astro)的《就事论事》暂别观众虽然未必同政治压力有关,但山雨欲来风满楼,主动停播以免将来遭首相署干预导致收视率下降,未尝不是明智之举。

纳吉(左图)在瓜登补选中的整个选战策略完全是为自己造势,只是这位威权领导的信徒不如马哈迪般骁勇善战,既想取胜,又怕为败选负责,所以拿不出魄力来压住当地的巫统派系。其实,以纳吉目前在党内的地位,只要严厉警告巫统若有闪失,瓜登诸侯将受党纪对付,素来以个人利益挂帅的派系领袖没有不全面助选的道理。纳吉不敢这么做,显示他果敢不足。这也不奇怪,和在险恶环境中淫浸多年,于党内屡遭挑战的老马相比,身为巫统头号太子党的纳吉政途向来顺利,不免欠缺那么一点冒险精神和决断。

假设巫统在瓜登补选中告捷,急于塑造威信的纳吉必然意气风发,在三月的党大会上黄袍加身。可惜巫统输了,而且还是大比数落在回教党之后。纳吉却推卸责任,要地方派系背黑锅。巫统基层领袖虽然贪婪,却并非不长眼睛,纳吉这种投机的行为他们看得一清二楚,开始质疑其领导魄力。竞选署理主席却一直未获得纳吉公开支持的慕尤丁也落井下石,甚至有人透过部落客呼吁阿都拉留任首相,纳吉的危机感与日俱增,究竟能够交出什么样的成绩让自己在三月顺利加冕乃最大考验。就是在这么一个背景下,策动霹雳州民联政府中的要员跳槽国阵成了重要戏码。

说到变天,安华一再炒作却空雷不雨,因此,当民联霹雳州政府上周垮台后,朝野双方马上有人把矛头指向安华,说他是始作俑者。我认为安华确实没有道德权威批判巫统,再说1994年沙巴州团结党政府倒台正是安华所为;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与人无怨矣。

纳吉早就处心积虑

然而,那些一味说是由于安华的“狼来了”导致巫统不得不强力出击的人,却太不了解纳吉了。早在去年四月民联宣誓就任霹雳州政府之后,纳吉就已处心积虑要使其垮台;如今成了过街老鼠的许月凤也早在九个月前就有异心。霹雳州前州务大臣达祖罗斯里坐镇巫统,向纳吉承诺将全力弄垮民联政府,以示负责谢罪,也图个东山再起。

无奈达祖罗斯里(右图)不过是地方诸侯,失去州政权之后更是捉襟见肘,能有多少资源笼络民联议员呢?加上其副手阿末查希是纳吉心腹,野心勃勃要领导霹雳州巫统,为将来出任州务大臣铺路。达祖罗斯里的未竟之功,只好由别人来完成。根据一位部落客透露,巫统高层在去年七月就已内定邦咯岛州议员赞比里为州务大臣。

连番补选失利,纳吉唯有狠下心率先动手,借波达区州议员纳沙鲁丁跳槽人民公正党松懈民联领袖的防卫心理,同时迫使达祖罗斯里辞职由其亲自掌舵。准首相掌握国家资源,出手自然大方。由他亲自召见人民公正党的两只青蛙,心理效应也截然不同;许月凤在民主行动党内遭排挤,无处申诉,顾影自怜之时忽然获得纳吉接见,失去理智,把心一横弄垮民联政府,就更加不奇怪了。就在倪可汉和倪可敏堂昆仲沉醉在农历年的欢乐气氛,与民众拜年乐不可支的当儿,民联后门已然失火!

三月转眼就到,时间不在纳吉这边。这个素来被视为被动的太子爷,被逼到墙角竟然作了漂亮的反击,党内欢呼声不断不在话下:多一个州,就多了资源,焉能不乐乎!

只是,纳吉以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夺得州政权,排除不信任动议的程序,破坏议会民主,将来必定要受到选民的裁决。霹雳州统治者与纳吉结盟,也严重伤害其威望。以前不少州民以其统治者的法律背景为荣,如今却是一场春梦,尽是镜花水月矣。

纳吉采用快速和非常手段夺权,乍看之下虽和意大利政治学家马基维利的现实主义论调雷同,但马基维利至少还相信这些手段的终极目标是要为社会创造稳定繁荣,而纳吉和他所领导的巫统却相信只要人民有钱赚,贪污横行司法败坏也无所谓。相信马基维利再生,也要对此瞠目结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